利来娱乐国际

美第二大赌城大西洋城濒临破产 被特朗普放弃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27

  泰姬·马哈尔赌场酒店的正门是一座仿泰姬陵风格的豪华建筑,洋葱圆顶之上,“特朗普”依然清晰可见,即便坐船出海,人们也能远远看到这个标志性的名字。

  这座赌场酒店正是美国总统大选热门竞选人、口无遮拦的地产大亨特朗普的产业。然而,这也是特朗普在美国第二大赌城——大西洋城最后的存在。近年来,破产的愁云一直笼罩在大西洋城的头上。26日,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宣布,州府接管大西洋城危机重重的财政,为避免大西洋城破产进行最后尝试。

  被特朗普放弃的大西洋城,是否能迎来再度复兴的那一天?或许,这与特朗普的竞选之路一样,充满着太多的未知。

  在大西洋城,特朗普虽然离开了,他也不再拥有众多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酒店,但这里的人们却没有忘记他,他依然被这座城市当成一个图腾似的存在。

  特朗普在大西洋城的产业中,泰姬·马哈尔赌场酒店算是最出名的一个。这家赌场酒店自1990年开张以来,每天有十余万赌徒来此一试身手。赌场内工作人员多达6500余人,光就有7000台、大型轮盘赌台250个。

  在酒店内,有三个大型赌场,赌客们在这里依然可以看到特朗普商店,里面出售各种特朗普风格的东西,包括印有特朗普的服装,和镶有金色插座板、水晶玻璃器皿的餐桌。在收银台后方的墙壁上,悬挂着特朗普拍摄于1980年的黑白放大照片。如今35年过去了,特朗普那标志性的发型依然没有改变。照片上还有一句浮雕造型的CEO格言:“我喜欢从大处着想,人都要思考,为何不想得大胆一点?——D·特朗普”。

  大西洋城没有忘记特朗普,但如今成为2016年总统选举共和党头号热门人选的特朗普似乎忘记了大西洋城。

  在这里,特朗普曾经拥有众多产业,雇佣了数千名员工。从1991年到2009年之间,他的公司提交了4份破产申请。自那以后,这位地产大亨在特朗普酒店和赌场的股份不断下降,他从董事会辞职,仅保留了10%的股份。特朗普的三个赌场也不再属于他。时至今日,只有泰姬·马哈尔赌场酒店依然保留着特朗普的名字。

  当被问及大西洋城时,特朗普表示,这个标志性的度假小城是一场“灾难”,自己及时在小城破产之前退出,是个无不明智的选择。特朗普在大选宣传自己时大肆吹嘘这几桩赌场破产案,把这作为他有商业头脑的证据。“我的感觉很敏锐,7年前我在金融危机时学到了很多经验。我在大西洋城彻底变成一个坑前离开了。”他在共和党党内的初选辩论会上这样自我吹嘘,“我在大西洋城赚了很多钱,我为此非常自豪。”

  富豪们在大西洋城上演真实版的大富翁游戏,穷人却不能从中得到实惠。如今,在这个3.9万人口的小城,失业率高达13.8%,在美国排名第十,这里的抵押贷款止赎率也是美国最高的。

  曾经,大西洋城在美国是一个高大上的存在,那么,这座赌城究竟是怎样一步步走向低谷的?

  大西洋城本身,就像是一座建立在好运和孤注一掷上的城市。对于美国人来说,这个名字就像拉斯韦加斯一样,充满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魔力。

  大西洋城最开始崛起,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禁酒时期。在1919年到1933年的十多年间,禁酒令在美国各州得以实施,酒精饮料被禁止酿制、转运和销售。然而,大西洋城没有禁酒,这让它成为酒客眼中的“天堂”。正如美剧《大西洋帝国》海报上所写的那样:“当酒精成为违法品时,违法者就成为了城市之帝。”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大西洋城,正是在一群违法者的推动下,成为美国的繁华之都、罪恶之城。

  这一切之所以实现,要归功于大西洋城的“教父”——纳吉。纳吉原名伊诺克·路易斯·约翰逊,1883年出生于新泽西州大西洋城,从1911年至1941年坐牢之前,他担任政治首领,实际掌控着大西洋城的政府机构。约翰逊利用手上的权力,让大西洋城暂时避免了禁酒令带来的冲击。在操纵政治机器的同时,约翰逊的组织还经营非法贩卖酒饮品、赌场以及妓院等生意。

  1919年至1933年,约翰逊不仅让大西洋城成为“世界的游乐场”,更让他自己的权力和财富达到顶峰。约翰逊的财富主要来自于贩卖酒饮品、赌场以及妓院。为此,他曾经说过:“我们有威士忌、葡萄酒、女人、歌舞以及。我不会否认这些,但是我也不会为此道歉。如果大部分人不想要这些东西,它们根本不会存在。它们的存在恰恰证明了这些都是人们的需求。”1941年,联邦机构以“偷税漏税”罪名起诉约翰逊,并判处他十年监禁,这一举措让兴盛了三十年的“大西洋帝国”土崩瓦解。

  上个世纪70年代末,大西洋城重新振兴,这一次则是因为在1976年,新泽西州通过了允许博彩业发展的法案。在博彩业还是禁区的当时,仅有路途遥远的内华达州允许合法赌博。这一决定再度为大西洋城吸引了来自各地的投资者,特朗普广场赌场、凯撒赌场、百利斯赌场、哈利士赌场等大型赌场纷纷拔地而起。由于大西洋城毗邻大西洋,与东北部的繁华都市仅有几个小时的车程,这里迅速吸引了来自周围城市的游客。

  这一时期,也是特朗普这些投资客在大西洋城的黄金时期。特朗普的高调为大西洋城吸引来挥金如土的有钱人和明星、拳击手,让这个城市充满了纸醉金迷的氛围。特朗普在这里风头一时无两,当他走在海滨大道上时,人们甚至会鼓掌欢迎。

 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,大西洋城开始受到来自更多地方的竞争压力。到1998年,美国越来越多的州开放了赌博业。如今,美国已经有几十个州设立了合法赌场,印度赌场、船上赌场、赛马赌场等赌博方式的普及,让赌徒们不必开车长途跋涉专程前往大西洋城。

  一些城市尽管不允许在陆上赌博,但允许在水上赌博,这也为许多停泊在水域或河道的“赌博船”提供了生存空间。在密西西比河东部地区一共有60个地方都开有赌场,这还不包括网络赌博。

  与此同时,远在内陆的另一个著名赌博天堂拉斯韦加斯,则选择了转型,从一个赌徒云集的港口,变成了一个老幼皆宜,适合全家集体旅游度假的温情场所。在纽约生活的华人丁小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:“现在人们要度假,首先会想到拉斯韦加斯。因此有人说,去拉斯韦加斯的都是游客,来大西洋城的才是真正的赌徒。”

  大西洋城试图新开一些赌场以挽回颓势,但这些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。如今的颓势也体现在数字上。2006年,大西洋城11家赌场的总收入达到顶峰,为52亿美元;2011年,大西洋城的赌场总收入下滑到33亿美元;此后三年,赌城的总收入再次下滑30%。特朗普的三个赌场,分别在1992年、2004年和2009年申请破产保护。他在大西洋城只剩下泰姬·马哈尔赌场。

  统计显示,2015年,大西洋城的财产税税基跌至100亿美元,还不及2010年的一半。这跟几个大型赌场的关闭有着直接关联。

  赌博业收入究竟为何下降?内华达州博彩管理委员会认为,根本原因在于游客在餐馆、酒馆和观看演出方面出手阔绰,但在真正的博彩方面花钱减少。

  博彩管理委员会资深研究人员迈克·洛顿说,如果人们不肯花钱赌博,博彩业注定要亏损。洛顿表示,“很多人蜂拥而至,但他们的消费观念变了。人们在非博彩业方面的支出远远超过了博彩业,这在无形中倒逼以博彩业起家的城市与地区转型。”

  丁小松2014年曾去大西洋城博运气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从纽约开车到大西洋城,不到两小时就能到。为此,许多美国人通常选择周末开车去大西洋城,在赌场玩到深夜,然后住在大西洋城奢华的赌城酒店,第二天回城。

  如果是从纽约坐巴士去大西洋城,到站时每个乘客会获赠25美元的赌博筹码,这些筹码需要到赌场里兑换。有人就曾靠着这25美元的“本金”发了小财。然而,大多数人不会见好就收,倾家荡产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。

  大西洋城最著名的景观是海边木板大道,这条长约10公里的滨海大道,分布着规模巨大也最火爆的几家大型赌场。在大西洋城中心,就是奥特莱斯购物中心,一些中小型赌场零散地分布在城内。

  在丁小松眼里,大西洋城是一个寂寞与喧哗相织的地方。在白天,大西洋城商店内的顾客门可罗雀,整个小城显得人烟稀少;一到夜晚,赌城马上会变得灯火通明,每个赌场内都座无虚席。

  丁小松表示,泰姬·马哈尔赌场给人的印象最深刻。走进赌场,巨大的粉色水晶枝型吊灯营造出华丽的氛围,印度宫廷的复古感传递出浓郁的东方气息。“一进去后,几百台同时叮叮作响的壮观场面会让人眼花缭乱,找不到出路。”事实证明,这也是赌场的策略之一。硬币跌落托盘的叮咚声,哗啦啦的筹码声、不时响起的喝彩声,闪亮的彩灯和灯红酒绿的场景,让人流连忘返,一坐下来就忘记了时间。在全盛时期,赌场里盛放筹码的小桶上都刻着特朗普的名字。

  近年来赌城内虽然看起来依然辉煌灿烂,但到大西洋城的游客已经日渐减少。丁小松说,“现在,一般是有明星开演唱会的时候,人们才会去大西洋城看。”就在他去之前不久,一家大型赌场刚刚关门。这家名叫勒韦赌场的超豪华赌场酒店耗资24亿美元,建成仅两年后,由于利润锐减,无奈宣告关门。这是大西洋城赌场历史上“最昂贵的败笔”。就在之后不久,特朗普的另一家赌场——特朗普广场赌场也宣布关门大吉。

  赌场萧条,带来的是高失业率。数据统计显示,仅2014年一年,大西洋城就有四家大型赌场倒闭,6000名依靠赌场讨生计的人几周内失去工作。除了这四家赌场外,还有4000多人先后失业。

  如今,陷入困境的大西洋城把希望寄托在新泽西州政府身上,但要得到州政府的援助,却并不容易。

  当地时间19日,大西洋城市长格尔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在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否决了对大西洋城的预算援助方案后,“(城市)破产的考虑正被提上议程”。据悉,这一方案要求州政府向大西洋城提供3350万美元的财政预算,而大西洋城内的赌场以固定缴费代替15年的税收,将赌城的投资税和推广费用于偿还该市的债务。

  为何不同意援助大西洋城?克里斯蒂解释说,他们已经给了大西洋城五年的时间,却没有看到令人满意的结果。“(州政府)不会要求纳税人继续支持这种浪费资金与精力的行为。”

  好在,随后大西洋城的援助迎来转机。26日,美国媒体报道称,新泽西州决定接管大西洋城的财政。分析称,这是挽救这个海滨赌城资金干涸和宣布破产的最后一招。克里斯蒂强调,当前,博彩业已经不为一个城市、一个州所垄断,必须为大西洋城找到一条新出路。

  大西洋城转型的希望并非不存在。尼尔森·约翰逊曾经担任大西洋城规划委员会的律师,参与了多数批准赌场建设的决议。在他看来,大西洋城“没有认真考虑在全美经济中的位置,以及重新把它建成一座安全、清洁、一流的观光胜地。”

  尼尔森·约翰逊说,这座城市并非没有希望,譬如餐饮和零售业的收入持续上升。“这里有很多优质资产:汹涌浩渺的大西洋,美丽的海滩,便于全美四分之一人口往来的地理位置,城里的木板路,现代化的会议设施。这里还有一座一流的国际机场,渴望进行协作的高等院校,还拥有掌握熟练劳动技能的劳动力。”

  丁小松指出,五月天乐队曾前往大西洋城开演唱会,当时,美国东部的华人和留学生很多都赶到了大西洋城,观看五月天的演唱会,现场气氛非常热烈。或许,这也是大西洋城吸引游客的一个方式。

  被特朗普放弃的大西洋城,是否还会迎来再度复兴的那一天?或许,这与特朗普竞选总统之路一样,充满着太多的未知。

  美女领导的心理素质通常都很好,人家能当上领导自然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,她们从来不一惊一乍,不管发生多大的事,都是柔声细语,不慌不忙。

  帝吧出征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,你成为他人的工具。你是被当枪使还是自愿征战?前者你只不过是赵家的狗和官家用过的夜壶,后者可以随时变换成自己的晒图、晒娃、相亲。前者是洗脑后的“圣战”,后者是自由的表达。前者是表演的道具,后者至少是“自愿的傻冒”。

  普京在这个时候出来否定列宁,一时可能会起到压制反对派,稳定政局的作用,但长期看来隐患无穷,并非明智之举。

  领导干部年龄造假案例,仅自公开报道所见,早已不是一起两起了。各级组织部门理应举一反三,对那些有可能造假的干部来个逐一查实、严肃处理;同时制定相关对策,防止类似问题一再出现。


[!--vurl--]